主页

前男友都觉得自己是线)

  [开始了,又开始了。]系统戴着【吃瓜群众表情包】,薛宫主又要开始贡献他那精湛绝伦堪比金马影帝的演技了!

  若是对他无情为何连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剑穗也随时放在身上,若说有情又为何总是不肯见他。

  说出这句话,应鸿雪抿了抿唇喉咙发苦,只觉得难堪至极,他堂堂七尺男儿,怎么就像女子一样黏黏糊糊,对一段感情纠缠不清。

  薛晚沉一时无言,他倒没想到应鸿雪坚不可摧的外表下还有一颗如此脆弱的玻璃心。

  又见他自嘲地惨淡一笑,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目光中竟然有一股决绝之意,薛晚沉心中一紧,他这一脸控诉渣男&大招读条蓄力中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啊?

  胆自险中生,薛晚沉不等他有动作,咬了咬牙直接长臂一伸,倾身上前紧紧地抱住了应鸿雪。

  应鸿雪如遭雷击,一时之间整个身体都僵住了,半晌,只听得咣当一声碧鸳剑就掉在了地上。

  薛晚沉抱得紧紧的,仿佛用尽了力气,要把人揉进身体里一般。直勒得应鸿雪骨骼都一截一截发疼。

  深吸了一口气,薛晚沉抖着声音,仿佛有无数难言之隐和苦衷,“阿雪,以后不要来找我了,我不值得。只当我们有缘无分吧。”

  [不过我可以确定的是,我留在那里他绝对会砍了我的。你不觉得应鸿雪那眼神好像分分钟要拉着我同归于尽?]薛晚沉心有余悸,他感觉得到应鸿雪有一瞬间真的想杀了他的。

  五月十七日晚,神医颜阙于双金楼二楼雅间遇袭,据楼内工作人员小B(此为化名)透露,他闻声赶到时现场已是一片狼藉,颜神此时已身受重伤昏迷不醒,但醒来后悲愤表示,对他下此毒手的不是别人正是应家二少,应鸿雪。

  值得一提的是,双金楼管理人员反馈,那包间的票却是实名售给了拂衣宫宫主。

  说起拂衣宫宫主薛晚沉,其行踪不定神出鬼没,是以江湖中很少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也使得这件事更加扑朔迷离起来。

  而有人证实了应家二少当日的确在双金楼出现过,但现在应家二少已经不知所踪,并且目前对于打人一事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师父又叫我去打座:不站队,单纯说一句如果这是真的那不叫遇袭,叫单方面殴打。谁不知道颜神医根本不会武功啊!

  天下第一帅比:两年了,江湖四小生是不是该换了。我提名钟木叶无期,剑法之精妙绝不在应鸿雪之下。

  “王神医,这是您要的药材。”青衣小仆恭敬地将一个木匣放到了薛晚沉的面前。

  薛晚沉挥了挥手让他下去,然后打开了木匣,只见里面赫然躺着两株灵芝,通身呈紫褐色,表面有漆样光泽。

  薛晚沉拔开瓶塞,两只有如指甲盖大小的小虫子便颤颤悠悠地自瓶口爬了出来。

  [把它们两个喂肥,这两只虫分雌雄,雌虫放进江雁回的身体里,另外找一个内功深厚的武林高手为容器把雄虫放进他的身体里,雌虫负责啃噬掉江雁回体内所有坏死的筋骨和血肉,雄虫负责再生,那具温养雄虫身体的血液则是江雁回最好的再生能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