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直播间荐股太洗脑!入坑后连续跌停 这只股票背后有何玄机?

  原标题:直播间荐股太洗脑!入坑后连续跌停!还有股民称账户被盗满仓买入!这只股票背后有何玄机?

  【直播间荐股太洗脑!入坑后连续跌停 这只股票背后有何玄机?】今年网络直播带货彻底火了,可是你听说过直播推荐股票的吗?6月11日开盘前,一个名叫“第一牛散俱乐部”的直播间异常火爆。9点10分“校长王希煜”进入直播间,9点25分王希煜推荐股民以不高于57元/股的价格全仓买进济民制药。当日济民制药报收于53.44元/股,跌幅0.48%,全天交易额15.54亿元,换手率达8.88%。而此后,济民制药连续3个交易日一字跌停。(国际金融报)

  截至17日收盘,55个交易日内股价累计跌幅超30%,而同期上证指数上涨约6%,医药生物板块上涨超20%。

  6月11日开盘前,一个名叫“第一牛散俱乐部”的直播间异常火爆。9点10分“校长王希煜”进入直播间,9点25分王希煜推荐股民以不高于57元/股的价格全仓买进。当日报收于53.44元/股,跌幅0.48%,全天交易额15.54亿元,换手率达8.88%。而此后,济民制药连续3个交易日一字跌停。

  6月16日晚间,济民制药发布公告称,“近日,公司收到多位投资者反映,市场上存在有人利用微信群、QQ群及直播间向股民推荐买入我公司股票的情形。经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人自查,各方均未策划、参与该事件,亦未授意他人策划、参与该事件,与该事件无任何关联关系。”

  6月17日,济民制药持续下跌,截至收盘,该股报收于36.98元/股,4个交易日内累计跌幅达30.8%。

  《国际金融报》记者近日联系到“直播荐股事件”中一名来自河北地区的股民王阳(化名)。他自称刚刚炒股几年,今年4月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被拉进一个股票交流群,群里有一个直播间的链接。

  王阳告诉记者,直播间里共有4个“老师”,其中王希煜自称“王校长”。“老师们”大多是在直播间里教大家如何炒股,偶尔推荐一些股票,多数股票买进后都有小赚,偶尔会亏。一个多月后,老师开始向会员们收费,说是可以提供私密票,付费后收益会更好。并且,不同的老师价格也不同,会员费6000元至50000元不等。

  “我当时手头较紧,就没交会员费,但课还一直能上。跟着‘老师’上了一阵子课后,他说自己私募牌照已经拿到了,为提高名气,想让大家跟着他做一次调研票,在业内留个好口碑,顺便宣传一下自己。‘王校长’在直播间中多次强调,经过调研发现某上市公司股价严重低估,他已与上市公司协商好,要把公司股价拉起来。当大家重仓进场后,上市公司会趁机发布利好消息,预计收益可以达到70%至150%。在这么多诱人的说辞下,才出现了散户6月11日集体重仓济民制药的情况。”

  上海地区的张悦(化名)告诉记者,“这群人特别狡猾!6月11日上午9点10分‘王校长’才进入直播间,9点20分后让直播小助手私信大家证券代码及买入价格。当时气氛搞得挺紧张的,压根没时间去研究他推荐的济民制药,一听要进场就一股脑全买进去了。买完后回头再仔细一看盘面,发现自己上当了,但为时已晚。要不是之前跟着他们赚了一点小钱,而且他们的课确实讲得不错,我也不会这么轻易就相信了。”

  王阳补充道,“当天收盘价济民不涨反跌,公司还在收盘后发布了利空消息,我一看不对劲,就赶紧挂了跌停价打算第二天开盘后卖出。当晚‘老师们’还在直播间里稳定‘军心’,有意无意的讲着盘面行情。后来通知说因直播间太卡需要维护,第二天直播暂停。早上起来,我发现直播群被解散了,直播间网址打不开,课程助理也把我拉黑了。等到开盘,果然一字跌停。”

  张悦直言,“这次很多投资者被骗,明显有团伙经过周密策划的,要不然怎么会达到当天15.54亿元的交易额。有明显人为操控股价、扰乱股票市场的痕迹!希望有关部门能够积极调查此案件,将背后团伙绳之以法,避免更多投资者受到伤害。”

  针对上述直播间荐股一事,《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到浩天信和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叶立明。他对记者表示,“王希煜的行为可能构成数罪并罚。首先,如果王希煜系在没有取得证券从业资格证、证券投资顾问资质的情况下,以营利为目的而公开推荐股票且向投资者收取费用的,那他将构成非法经营罪;第二,如果王希煜公开宣传的信息系虚假信息,目的是为了诱骗投资者购买股票的,将构成编造并传播证券、期货交易虚假信息罪以及诱骗投资者买卖证券、期货合约罪两项;第三,若在散户买进济民制药时,而王希煜本人或通过他人进行反向操作的,那么他还将构成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罪,此种行为即我们行业内俗称的‘抢帽子交易’。”

  叶立明律师进一步指出,“经证监会查实后,若王希煜与济民制药之间确实存在某种关联,那么济民制药将成为共犯。证监会、公安、司法机关也将对济民制药相关人士采取刑事手段进行立案调查,并作出相应的惩罚。”

  据王阳以及张悦的介绍,他们已经拉了5、6个济民制药投资者受骗群,每个群里都接近500人。这些天大家都在一遍遍地发布投诉渠道,希望可以将事情调查清楚,但王阳自己去当地公安机关报案却没能被立案。而从几个群里反馈的情况看,该事件在全国各地的受害者被立案的寥寥无几。

  此外,在采访过程中,还有多位股民向记者表示,4月2日曾出现账户被盗,账户上股票被全部清仓后满仓高位买进济民制药的情况。而这些声称账户被盗的股民,至今也未能立案。

  受害人李莉(化名)告诉记者,4月2日当天其账户中的20万资金,以52.62元/股的价格全部买进济民制药,而自己毫不知情。在“被迫”持有济民制药的这些天里,她原来持有的股票已累计上涨70%,而济民制药却“跌跌不休”。

  李莉说,“事后我在网上联系到了十多个跟我情况一样的股民,操作都一模一样,莫名其妙被清仓所有股票,再高价满仓济民制药。我们多次向证券公司、证监会以及公安局求助,但拖了两个多月了,事情一点进展都没有。”

  对此,叶立明律师告诉记者,“我与多位同行交流过这个案件,目前尚未能够就构成何罪得出一致意见。我个人认为,应当定《刑法》285条项下‘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罪’以及《刑法》253条项下的‘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这两条比较适合,也更方便公安机立案。因为,盗取股民个人账户信息以及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等行为确实发生了。”

  何为庄股?上海师范大学商学院副教授黄建中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解释道,“庄股的特征往往包括股价脱离指数、脱离公司基本面逆势而动,股东人数大幅下降,持股集中度持续大幅提升等等。从济民制药的走势来看,无论大盘行情或同行怎么走,它走出了自己的一条路。”

  第一阶段:2018年7月到9月,其股价持续小幅拉升,每天涨幅不超过4%,跌幅也不超过5%。54个交易日内,济民制药累计涨幅31.14%,而同期上证指数下跌约10%,医药生物板块下跌超17%。

  第二阶段:2018年9月至2019年2月,其股价经过6次调整拉升,底部逐步抬升。108个交易日内稳步上涨36.53%,而同期上证指数上涨约10%,医药生物板块基本持平。

  第三阶段:2019年3月至12月,其股价进入快速拉升期。每次经过盘整后都能再创新高,从不到17元拉升至最高的55元。44个交易日内累计上涨254.23%,而同期上证指数点位基本持平,医药生物板块上涨不到15%。

  第四阶段:2020年1月至3月,其股价进入稳定期。每天涨跌幅度都不大,55个交易日内仅上涨0.84%,而同期上证指数下跌约10%,医药生物板块上涨约10%。

  经历这4个阶段后,3月27日,济民制药股价几经起落。截至17日收盘,55个交易日内该股累计跌幅超30%,而同期上证指数上涨约6%,医药生物板块上涨超20%。

  历史财务数据显示,济民制药营收、净利规模在A股医药上市公司中均处于中间位置。2018年、2019年期间,该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6.98亿元、7.71亿元;分别实现归母净利润3206.28万元、6919.87万元。

  同时,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济民制药共发布250多条公告。除日常公告外,消息面上利好少、利空多,例如多次发布股东减持、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子公司诉讼、大股东质押等公告,而利好消息仅有一次定增计划。

  此外,据资讯显示,2018年下半年开始,济民制药股东户数急剧减少。截至今年一季度末,仅有不到6000人持有该股,人数较2018年的巅峰状态减少近7成。而这6000人,人均持有5万多股,按照其6月17日的收盘价36.98元/股计算,该股人均持有市值高达180多万元。

  在公司业绩波动不大,且鲜少传出可以波动股价的消息之下,济民制药股价为何可以做到稳定增长2年?而近日为何又出现大幅波动?直播荐股以及股民被“强制”持有公司股票的事情,济民制药真的不知情吗?

  针对上述疑问,《国际金融报》记者向济民制药发去采访函,相关人士表示已转交给领导。但截至记者发稿时,尚未收到对方回复。